欢迎访问将星集团-将星全媒体官网! 关于我们 | 将星军创 | 将星旅游 | 将星时事 | 将星要闻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将星军创 > 退役军人事迹 >

毛泽东的印章

新闻来源:党史   总编:李铁成   主编:张金刚   责任编辑:王熙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9-24

 毛泽东喜爱中国篆刻艺术。他一生使用过不少印章,大多系名家所刻,流派纷呈,风貌各异,殊为珍贵。有些还蕴藏着他与艺术家们交往的种种轶事。

  1929年12月13日,红四军开赴赣南宁都县。军政治部将一份由军长朱德、党代表毛泽东签署的筹款公函,送交宁都招待处。在毛泽东的签名下面,盖有一方朱文“毛泽东印”,这是毛泽东最早使用的印章。此印结体平整、笔画匀净,以后屡屡出现在毛泽东签署的公文、信函上,但不知出自何人手笔。

  1945年毛泽东赴重庆谈判期间,与深交20年的老友柳亚子重逢山城。柳三次向毛赠诗、索诗。有感于柳之诚,毛泽东遂于10月7日致信柳,并录旧作《沁园春·雪》相赠,且谦称自己“于诗文一窍不通。”柳亚子则赞叹:“展读之余,以为中国有词以来第一作乎。”之后,柳亚子恳请毛泽东将这首词重新题写到自己的纪念册上,因为原先那幅手迹虽笔墨淋漓、神采飞扬,但既无上、下款,也未钤印。毛遵嘱照办,但落款仍未盖印。柳亚子以为毛泽东来渝千钧肩负,不曾带印,便请25岁的青年篆刻家、“十万印楼主”曹立庵刻了两方印章,一为白文“毛泽东印”,一为朱文“润之”。两印随形布势,俊逸可人。柳亚子先将两印盖于毛泽东抄送他的《沁园春·雪》上,再托人送至延安,奉致毛泽东。于是次年1月23日,毛泽东在给柳亚子的信中,有了提及“印章两方收到”之事。

  当时在“国统区”胆敢给毛泽东刻印,有杀头之险,亲友们不免为曹立庵提心吊胆。但他对毛泽东极为崇仰,掷地有声地说:“我人虽是肉长的,刻刀却是铁铸的,何惧有之!”

  1948年,有“篆刻王”之称的长沙谢梅奴,也曾冒着生命危险,在满街飞驰的警车呼啸声中,在深更半夜昏暗的灯光下,刻了白文“毛泽东印”和朱文“润之”印,通过国民党将领程潜转赠毛泽东。这两方印前者以回文排列布式,寓巧于拙,雄浑苍劲;后者细文粗边,结体流丽,颇具周秦玺印神韵。

  1949年底,一位身着军装的人在北京取灯胡同找到有“铁笔”之誉的金石名家刘博琴,请他刻一长方形的“毛氏藏书”印,并取出一方明代古印,要他参照印上的字体篆刻。后来刘博琴了解到,他1937年受人之托所刻的“润之”朱文印,和这次篆刻的“毛氏藏书”印,主人都是毛泽东。

  解放初期,书画篆刻家钱君匋曾为毛泽东刻过一方白文“毛泽东印”,通过文化部长沈雁冰(茅盾),转赠毛泽东。后来,毛又通过上海博物馆,请钱君匋刻了一方朱文“毛氏藏书”印。1954年,在北京任中国音乐出版社副总编的钱君匋应邀赴中南海,毛泽东笑着与他握手说:“你刻的印非常好,谢谢你。”

  应章士钊先生之请,著名书法篆刻家邓散木,曾刻“毛泽东”白文印。印为“明黄色,石制立方体,顶部镂空雕双龙。”“毛泽东”三字的线条横不平,竖不直,“泽”字三点从左边挪到了右下端,弥补了“毛”字笔画少而与繁体“泽东”二字不协调的矛盾。章士钊先生见之赞曰:“好个龙钮大印,刀力非凡。”

  1950年春,毛泽东邀齐白石到家中共进晚餐。他边吃边对齐白石说:“你原名纯芝,我原名润之,两人小名都叫‘阿之’,你我称得上是同名兄弟,你年长,我应该尊称你一声阿哥哟!”齐白石大笑。毛接着说:“听说国内外不少收藏家收藏你的作品,我也是白石艺术的爱好者。”齐闻言大喜。几天后,他送给毛泽东一幅作于1941年的精品《苍鹰图》,一幅“海为龙世界,云是鹤家乡”篆书对联,和用寿山石精心篆刻的朱文“润之”、白文“毛泽东”两印。这两方印章法上大开大合、俯仰有致,单刀冲刻、极有气势。毛泽东对齐白石送的书、画、印非常欣赏,特设宴答谢,并请郭沫若作陪。

  1956年,上海市人民政府请陈巨来刻“湘潭毛泽东”一印。陈13岁就开始刻印,平生治印逾三万方,其篆刻被誉为“三百年来第一人”。对“湘潭毛泽东”一印,陈巨来慎审精思,三易其稿,一反他擅长的元朱文,最终决定以白文布局,处理得雄壮浑厚,大气磅礴。刻完印面,陈巨来意犹未竟,又集王半山诗刻作边款,以志景仰:“一峰高出众山巅,海角犹闻政事传。万物已随和气动,论心与此亦同坚。”不久,陈巨来收到中共中央办公厅的致谢信,大意是:陈巨来同志,主席收到你为他刻的印章十分高兴,特附上三百元以作润笔。

  中南海丰泽园四合院的西厢房是毛泽东的书房。毛泽东藏书不讲版本,但盖印是必不可少的。据说他看书时,往往先欣赏藏书印,尔后才翻看内文。他曾委托陈叔通请著名篆刻家、上海博物馆的吴朴刻一朱文的“毛氏藏书”印。吴朴精心布局,巧妙处理了“毛氏”与“藏书”笔画悬殊的矛盾;线条深沉挺拔,明显凸起。他说:“毛主席所藏之书,多不胜数。书多,盖印亦多,必须深刻才不至磨损。”吴朴刻的藏书印深受毛泽东喜爱,数万册藏书大多钤用此印。

  郭沫若曾说:“我国画界南北有二石,北石为齐白石,南石为傅抱石。”

  1959年6月,周恩来总理决定在人民大会堂主楼大厅布置一幅反映祖国大好河山的中国画,以庆祝建国十周年。傅抱石和关山月受命完成这一任务。画作完成后,毛泽东亲笔题写“江山如此多娇”6个大字。傅抱石听说毛泽东要为巨幅画题字,事先精心准备了一枚印章,便于毛泽东落款时盖用。此印寿山石质,钮为古兽,印面5厘米见方,印文为“毛泽东印”四字,白文,回文式,方整折截,姿肆朴拙,颇具汉印风范。毛泽东看了印拓,十分欣赏,赞叹道:“不愧是当今艺术大师力作。”但毛泽东的书法作品一向不盖印,这次也不打算破例。他说:“这印章请傅先生代为保存,待我退休后再取来使用。”后来,毛泽东在接见傅抱石等艺术大师时,又一次提到了这方印章,“如果我当皇帝,此印嫌小;如果我是普通百姓,此印又嫌大。如果再过些年,告老还乡,我毛泽东卖字为生,加盖此印,肯定售价不菲,沾你傅老大光了。”话音一落,大师们哄堂大笑。

  这枚印章一直由傅抱石精心珍藏。1999年,国庆五十周年前夕,江苏举办“江苏书法五十年”大展时,傅抱石儿子傅二石才将该印印拓公诸于世。